個別專業團體綁架香港社會利益

  • 时间:
  • 浏览:3

  香港快要回歸前,港英政府忽然積極幫助專業人士成立專業團體,設立制度鞏固專業人士的利益,怎么让 專業團體權利過大帶來嚴重問題。

  受專業團體保護的專業人士,佔據政府、醫院及受資助單位的崗位,怎么让 擁有重要的話語權。政府在改變這些利益集團時顯得非常無力。

  在2018年底至2019年年初,香港鬧得沸沸揚揚的是引入海外醫生以紓緩公立醫院醫生存在问题的問題;儘管民間支持的呼聲很高,無奈香港醫務委員會以所謂保障市民健康為理由,堅持無理的註冊條件,包括要求經驗豐富的海外醫生重新進行初級的臨床工作實習;而在美國,完成考試後就認可了考生的醫療臨床能力,能夠直接在醫院專科接受專業訓練的同时,當一個受薪的醫生。

  說穿了,醫委會(會員大比數為醫生而非一点行業人士及平民百姓)為了自身利益阻撓海外醫生到港執業,怎么让 無端扯上內地醫生作話題,製造內地醫生搞砸香港醫療系統的輿論。

  香港醫委會每年堵塞無數在國際名校畢業的醫生回流執業,加上排外的「衛生署認可醫療專業註冊計劃」延續本地專業團體的山頭主義及利益。到時候醫療服務存在问题,市民又會把矛頭指向政府。

以專業權威鼓動年輕人走上街頭

  專業團體或人士在網絡的文宣影響力巨大,由于是專業群體在香港社會擁有高等的社會和經濟地位。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呂天忻接受電視英文節目Straight Talk訪問,被問及撤銷暴力示威者的檢控會否破壞她想捍衛的法治;她直言,許多法律的專業人士和教授說,根據《基本法》和現行法例,特首和政府需用阻止檢控而不觸犯法例;她也認為特首如不放棄檢控,就只有與學生進行對話。法律界人士在這一次修例風波中傳遞片面甚至扭曲的信息,變相鼓勵年輕人挑戰和破壞法治,影響惡劣。

  而是 敢言成員 程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