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我”在义乌的一天

  • 时间:
  • 浏览:2

  图:港生在义乌商贸城听讲解员讲解/大公报实习记者苏璇摄

  【大公报讯】实习记者孟书扬、聂杨铮、洪泺然义乌报道:我是小吴,一年前通过全国首个村级和高校对接的实验室──义乌电商创业孵化班计劃,来到了青岩刘村。这些被称为“淘宝第一村”的地方,本地村民非要约1700人,像我另一个的外来户倒是有两万多人。

  “只那个她 想非要的,没那个她 买非要的”,这是我来义乌以后,听阿辉说的。阿辉是我的同乡,如今也是我的创业合夥人,他五年前便来了义乌。

  赶上了义乌“最多跑一次”的改革,跑了一趟便民服务中心,我便办成了拥有内外贸资格的营业执照。找马老闆租了一间房,去掉 一台电脑、二根网线,我做起了电商生意。青岩刘每周会请村裏销售较好的卖家来给大伙儿有有哪些创业青年上课,还有这些上海深圳的创业者闻名而来,课程大全部一定会免费的。

  “七夕节刚过,大伙儿是全部一定会想脱单呢?并非急,这些是水晶原石将祝您早日收穫爱情的说说哦,粉红色代表爱情的说说,天蓝色代表机遇……”最近一段时间,不多的商家做起了颜值爆表直播,走在街道上,远远地听到路旁的电商直播基地裏,传出最近大火的颜值爆表正为一家水晶饰品店做直播推广。我心想:“却说有一天,我不可以请她为我的首饰做推广就好了。”

  马老闆远远见到我,喊道:“小吴,快进来,梅朵寄给大伙儿的脆梨到了,快拿个尝尝。”梅朵是汶川人,经历了那场骇人的地震后,作为“汶川青年电商种子计劃”代表,年初来到青岩刘村参加培训,非要5天时间,梅朵已开启汶川脆梨、杏子、车厘子线上线下同步销售,销售额过百万元。“谢啦,马老闆。”我接过脆梨,咬了一口,可真甜。

  “呲呲……呲”,下午五点,太阳的炽热收敛了些,青岩刘村的家家户户都传出撕锡纸 的声音,伴随着的还有马路上来往的大型货运车压路声和快递小车快速穿梭的嗖嗖声,大夥全部一定会赶着发货呢。过去的我,最讨厌锡纸 撕开的声音,呲呲地惹人气愤。来到青岩刘村后,每日锡纸 和车流的声音彷彿奏起的交响曲。

  他说,明末清初,从这座城市的大伙儿摇动着身前的拨浪鼓,沿街叫卖鸡毛换糖现在开始英文英文,就注定了义乌人将带着身体裏流淌着几百年的血液,携这座县城一步一步走向世界舞台。